厦大EMBA官网电话
厦门大学EMBA项目介绍
厦大企业管理硕士
厦大EMBA高管培训
厦门大学EMBA海外留学
厦门大学EMBA俱乐部
厦门大学EMBA资料下载
厦大EMBA官方微博
厦大EMBA官方微信
活动安排表
< >
  • 课程试听申请
  • EMBA在线报名
  • 校友信息登记
  • 校友商机发布
  • 开班信息
伟德国际1946开户
地址:上海市徐汇区浦北路7号中星城2003室 手机:13917988812 施老师 电话:021-61912569 传真:021-64820760
您现在位置:伟德国际娱乐官网  »  E分享

厦大EMBA校友许国锋:曾经的“服饰大咖”一夜关闭“金泰克”

厦门大学EMBA校友徐国峰 校友名片:
许国锋,丰融投资控股集团(中国)有限公司董事长兼CEO、厦门电商谷董事长兼CEO、厦门市石狮商会常务副会长,厦门大学EMBA2007级厦门班校友。
他在上世纪80年代就已经是国内一线品牌的“服饰大咖”,二十一年前,以壮士断腕的勇气,放弃了助他成名的“金泰克”后,便一头扎进了中国地产。
他似乎天生就是做大生意的料,三十一年前还是“万元户”时代,由音乐老师辞职下海仅三个月,便赚下了人生当中的第一个100万,从服装转型的二十一年间,又正好赶上中国地产的黄金时代。 2012年,拿到厦门集美新城的“物流园”地块后,他决意从房地产激流勇退,再谋转型。这一次,他想用“工匠”般的耐心雕塑一个类似美国硅谷般高大上的中国“电商谷”,为培植个把类似BAT三巨头、能够统治一方的霸主型企业不遗余力。 许国锋用他的风险意识织造了一个波澜不惊的商业王朝。  1、缘起 拿到厦门集美新城的“物流园”项目后,许国锋便立下夙愿:逐步告别房地产,转身“互联网+地产”,在厦门打造一个像美国硅谷那般高大上的中国“电商谷”,把它作为丰融投资控股集团的顶梁之作。 许国锋把“电商谷”称之为“第六代MOBO”,它的最大特点是开放、自由、个性,倡导“分时办公”和“移动办公”,不出“电商谷”,可以就地解决办公过程中的多数实际需要。 “今天嘴馋,刚刚网购了青岛的三文鱼来尝尝鲜。”猴年开春,许国锋难得有时间坐在厦门观音山商务楼的办公室,闲情逸致地体验一把网上购物的感觉。他所在的办公楼与观音山海滩只隔着美丽的环岛路,坐在办公室放眼望去,是无垠的大海。“电商谷”所处的位置也有美丽的海湾,他想找找未来在“电商谷”足不出户的感觉。 从专业的角度,“第五代MOBO”只是适宜办公,定位“第六代MOBO”的“电商谷”融合移动智能手段,便有了与时俱进的意义。 过去的二十一年,许国锋是一介不显山不露水的房地产开发商,开发了多少面积,他没认真统计过,楼盘大约有十五六个,涉足区域以厦门为主,广州有一个80 万平方的项目仍在继续,厦门松柏的新华大厦、金尚路的大洋雅苑都曾是作品。 身处地产江湖,许国锋给自己定下的游戏规则是,一般手中只保留五到六个开发项目,交付一个,新增一个,绝不冒进海量吃食。这样,风险就能控制在能承受的范围之内。 许国锋也从不借高利贷,这让他错失了很多增加财富的机会。“别人看高房价到1.7万/平方,资金不够,会拆借民间高利贷来充实,搏对了,开发下一个楼盘自然就有了更大的勇气。我知道我是谁,我怕死!即便知道房价会走到1.7万/平方,我也只按1.5万/平方的成本来拿地,算算如果不能赚钱,宁可错过也不去冒这个险。”这是许国锋自成一格的风控体系,“这样一来,我就只能量力而行,一步一个脚印,自我滚动,慢慢发展。” 许国锋“怕死”的结果是,银根收紧的宏调背景下,中国地产的黄金二十年期间也经历过“休克式”调整,很多借高利贷滚动的开发商危机来临时压力山大,寝食难安,但他照样吃得好睡得香,高枕无忧。
2、转型
“电商谷”原来定位“物流园”,但地处集美新城,厦门地方政府不希望看到这里只是一个货运车辆往来频繁、上不了台面的大仓库,要求做得“高大上”。 许国锋拜访过杭州阿里的蚂蚁金服,在北京考察过中关村的创业一条街,跟联想集团的高层也细聊过,蚂蚁金服仅800个人的团队,一年能促成超过3000亿的交易额,这让他很是震惊,互联网能量之大,远远超乎他之前的想象。 他想起了格力董明珠和小米雷军的10亿赌局,直到今天,胜负难论,格力从线下铺到了线上,小米从线上伸到了线下,谁也离不开实业,谁也离不开互联网。 结合厦门这等休闲的生活环境,集美还驻扎着很多高校,软件园三期也在那,许国锋最后把棋子落在了“互联网+地产”上,“电商谷”要做“互联网+产业园区+股权投资+孵化基地”,建筑面积30万平方,总投资20亿。 “说到谷歌,就会让人联想到美国的硅谷,未来的‘电商谷’不追求数量,能够走出一两家像BAT那种体量的巨头企业,也就够了。”这是许国锋对“电商谷”的终极期望,所以,尽管“电商谷”一期今天已经交付使用,但他从不关心招商进度。宁缺勿滥,这是他定下的规矩。 “我会把它做成余生,甚至是几代人都值得努力的事业。”经历了黄金二十年,许国锋已经隐约感觉到中国地产市场的风雨欲来,按照现在的拿地成本,一二线城市基本上已经没有投资价值,三四线城市虽有一定的空间,但“存化”周期较长,折算沉淀的资金成本,风险依然大于收益。 预判中国地产市场拐点已经为期不远,许国锋决意转型。   
3、发家
在下海淘金的三十一年间,许国锋实际上已经三度转型。 许国锋1963生出生于泉州晋江,早年毕业于泉州师范学校,在晋江衙口中心小学当了三年音乐老师。尽管下海经商已逾三十年,但当初的情怀未变,弹弹钢琴,拉拉小提琴或手风琴,依然是他闲来无事时的最大乐趣。他的外表似乎也看不出商人的样子,体形至今没有太多走样,头上不长寸草,戴着宽边眼镜,天冷时会扎条围脖,若非有人介绍,在商人扎堆的场合,许国锋决不会被视为大鳄,看起来更像一介功成名就,只是来客串助兴的资深艺术家。 他并不承认自己遗传了文艺基因,父亲是福建省一家单位的业余文艺演员,自己却是进了师范学校才学会了这些乐器。 站在今天的角度,回忆当年弃教从商的经过,许国锋就像在叙述一件已是烟消云散的趣味往事。 当初不好好教书的理由,许国锋认为有二:一是女朋友,也就是现在的太太,人在石狮,而他身在晋江,虽处同一个县,当时交通远没现在发达,两地分居,总归不便。与当时的女朋友是上初一时就认识的,迈入结婚殿堂至今已近40载。他到泉州师范学校上学时,女朋友在一家街道办小厂当工人,吃的用的,基本上就是女朋友包了,当时的他已离不开她;二是,石狮当时是晋江的一个镇,但改革开放的春风更早吹醒了石狮,在那里鞋服代工蔚然成风,非正规渠道的商品进出口也大行其道,石狮镇衍然一个“小香港”,几乎全民皆商,不少大学小学的同学在那里都发达了,他眼馋得不行。 1985年,23岁那年,许国锋辞职下海。在石狮开了家门店,前店后家。为了帮他,已变成许太太的她也辞掉工作,帮着搞搞后勤。 “结婚生子后,老婆还要边带小孩边看店,那段时间真的很不容易。”创业过程的夫妻情感是种五味杂陈的经历,许国锋今天聊起来却是满满的幸福。有一次他连夜赶到安海谈生意,途中不幸出了车祸,头上缝了六针,太太赶到医院看护正在急救的许国锋,上医院楼梯连走带爬,那种肝肠寸断的神情,让他至今刻骨铭心。以至于日后,许国锋飞黄腾达后,不时会有女人投怀送报,但他总能及时刹车守节。 或许天生就是做大生意的料,许国锋冲浪第一波就很顺,他代理了当时国内一个服装品牌,前三个月便赚下了人生当中的第一个100万。这是个天文数字,在那个还是向“万元户”学习的年代,简直就是神来之笔。 来钱之快让许国锋喜出望外,从品牌代理中,他悟出了品牌的价值和怎么做市场,有了第一个100万后,他自己办起了服装厂。他不想去走大家都在走的代工路线,想自创品牌,打响“金泰克”。 在刚刚改变计划供给的那个年代,服装市场很像战国乱世,标新立异容易出风头。在代工大军中独树品牌,许国锋很快就冲开了一条血路,只是短短几年时间,“金泰克”与另两个品牌并驾齐驱,成为泉州的三大驰名商标。 那是一个回味无穷的盛景:“‘金泰克’当时就像现在的国际奢侈品牌,剪裁得体,款式很潮,很多政府部门的干部穿着都觉得有面子,摆在大商场里卖,给的都是最好的专柜位置。” “金泰克”的迅速崛起给许国锋带来了意想不到的名誉和财富。不到三十岁,他已经是全国青联委员,被石狮乃至福建省树为时代楷模,四处受邀出席政府的各种表彰大会。 福布斯首次评选中国内地富豪时,甚至把他与希望集团的刘永好、万向集团的鲁冠球齐名。一夜之间,整个石狮都沸腾了。 少年得志,时任石狮市领导怀疑他上了福布斯富豪榜是毛隧自荐,担心他得意忘形,还连夜打电话,狠狠地批评他“戒骄戒躁”。而事实上,直到福布斯富豪榜发布,他一无所知,挨批后的许国锋满腹委屈,顺承上意,一低调再低调,但尽管如此,他的创富故事还是被媒体广为传播。
4、断腕
“金泰克”的盛世只经历了中国服装产业最初的黄金十年。直至今日,许国锋依然坚信:“服装就是一个门槛极低的行业,同质化极其严重。一有新款出来,大家马上就会一拥而上,拼款式变成了拼价格,拼价格最后又变成了拼品牌。大家各显神通,通过不同的渠道用不同的代价成为“中国驰名商标”,竞争的结果是,价格战把利润一压再压,品牌战则让价值鱼龙混杂,林子密了,什么鸟都有。” 更让服装厂家吃不消的,市场竞争渐炽,把控销售渠道的商场也从开放大潮中反应过来,“雁过拨毛”,争相效仿收取各种管理费用,销售成本直线上升。 到94年,“金泰克”四面楚歌,利润每况愈下。 “后来的市场也证明,服装转型只有两条路,要么自己做大上市,要么被兼并,否则最后就是死路一条。”直至今天,许国锋依然认为当初的判断是正确的,当时的“金泰克”同样别无选择。 就在许国锋开始为“金泰克”的去向左右为难时,接下来发生的几件事又一次次地刺激了他。 “金泰克”走下坡路,为了突围,许国锋开发了第二品牌“天赛咯”,“天赛咯”主打休闲装,这种款式混在样子都长得差不多的西装夹克堆里令人耳目一新。“天赛咯”一投放市场的受欢迎程度让他始料未及,第一年出现在石狮服装展销会上时,“天赛咯”订单排成了长队。 “天赛咯”的火爆程度甚至招来同行妒忌。有一家同在石狮的服装企业,在一次政府召集的企业家大会上,老板公然下了战书:“许国锋,我要你跟我合作,如果不同意,三个月后一定让你好看。” “如果私下跟我商量,还有合作的可能,在那种场合公然挑衅,我怎么能咽得下这口气。”年轻气盛的许国锋彼时岂容商量。 三个月后“好看”的果真来了。那家企业完全复制了“天赛咯”的款式,以远低于他的价格向市场抛售,尽管做工粗糙,但由于价格落差悬殊,休闲装市场很快陷入混乱,没多久,重蹈“金泰克”的覆辙,“天赛咯”又成为时代过客。 许国锋的服装意志开始动摇。 同城有一家企业借助香烟之力完成一次涅槃重生的故事,又一次打击了许国锋。“当时我的‘金泰克’比那家企业有名,那家企业能行,我的怎么会不行?”许国锋不相信“金泰克”这么快就完了,他也想从香烟中寻找翻身之道。 他自己找上厦门卷烟厂,把合作开发香烟的方案一说,双方一拍即合,但就在他起草合作协议时,又横生枝节。 “金泰克”聘请的一位顾问出于好意,没征求许国锋的意见,自己做主修改了其中的合作条款,目的是让协议内容对他更有利些。第二天,许国锋没再加细看,就把协议送到了厦门卷烟厂,结果如泥牛入海。后来许国锋一探听才知道,整个协议条款明显偏向于他自己,厦门卷烟厂认为他的合作方案毫无诚意,拒绝进一步还价。 多年以后,“石狮”代替了许国锋的“金泰克”,成为厦门卷烟厂的主打品牌之一。尽管“金泰克香烟”功亏一篑,但从此次合作中,许国锋悟出了换位思考的必要性,这在他以后转型地产的二十余年中,感触更深。 是否转型,到这个时候许国锋其实还在犹豫。 1995年的一个晚上,与一位台湾朋友吃饭时,台湾朋友的几句话让许国锋内心里的最后一道防线彻底垮了,那位台湾朋友说:“你想害一个人,就让他去做服装,他每天都会‘头大’。” 回顾自已的创品牌经历,一路走来确实如此。闯出了一条与众不同的创牌之路,最后还是走进了死胡同;改道休闲装另辟蹊径,又被打得只有招架之功,没有还手之力。 吃完那顿饭后,许国锋拿定了主意。第二天,他解散了所有工人,关闭了工厂,把价值几千万的库存,只几百万元抛售一空。“金泰克”、“天赛咯”从此成为他脑海中一道美丽的记忆。
5、地产
国内服装产业诸候混战乱成一团,留恋没有意义,但往哪转?在关掉“金泰克”的一年多时间里,许国锋都在徬彷和选择。 他更看好房地产市场。90年代中期,改革开放十余年,居民腰包渐鼓,在衣食无忧后,未来必定会对住房提出更高的要求。对有13亿人口的中国来说,这是一个无比庞大的市场,而当时国内地产市场还十分沉闷。 恰逢莆田和武夷山两地在招商,他去转了转。两地的地价都不高,单从成本考虑,似乎都有投资价值,他在莆田和武夷山各拿了一块地,但并不急于开发。 早在经营“金泰克”时,许国锋已经形成自己的投资风格,每上一个新项目,一定先评估一旦失败所造成的损失,而不是先掐指算算新上一个项目到底能带来多少利润,充分权衡之后,再果断出手。 还没来得及进行开发前的市场调研,他先放弃了莆田。 当时莆田的一位掌权者主动要求参与项目分红,被许国锋拒绝了,他不是不识抬举,是那位掌权者触犯了他的底线,下海以来许太太就给他定了条规矩:走自己的路,坚决不依附权贵,因为沾上那事,赚钱就会变得不干净,不干净就保不准哪天会不会摊上大事。 在许太太的督促下,即便日后经历了中国房地产市场的黄金二十年,这条原则他始终没有动摇过。这让他错过了很多可以增加财富的机会,但也让他从未受过任何的牵连。 事实证明了他的坚守是对的。近年来,国内反腐力度加大,不时有大老虎被打,老虎被打的背后不时会牵出一些利益集团,不少房地产开发商晚节不保,有些故事就发生在身边。每次看到这样的消息,许国锋都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。 许国锋本来也没看好当时的莆田地产市场。莆田和武夷山在今天仍然是三四线城市,与一二线城市火爆的房地产行情相比,那里的地产行情充其量只能算不温不火,开发的成本是不高,但能否卖得动始终是个问题。 不只莆田,许国锋最后把武夷山项目也一并放弃了。 许国锋当初的判断是对的,有一位和他一样少年得志的厦门开发商,同期在武夷山拿了一块地,这个项目后来成了烂尾。 从两个项目的调查许国锋得出结论:国内房地产市场的投资价值只集中在一二线城市,厦门是经济特区,改革开放十余年,那里才有机会。 1998年,许国锋来到了厦门。经人引介,松柏莲岳路上的新华大厦成为他切入房地产的第一个项目。在他介入之前,新华大厦地块其实已经抛荒多年,期间,有不少开发商找过土地持有者,提出合作,但没有一个谈拢。 许国锋也费了很多周折。从98年开始接触,一直到2000年才破土动工,期间经过一年多的反复谈判,新华社最终确定了与他合作的方案。“他们觉得我做事靠谱,会站在他们的角度考虑问题。”记住当年与厦门卷烟厂签协议的教训,让他在第一个地产项目上就赢得了收获。 继新华大厦之后,许国锋陆续在厦门及外埠拿地,在他介入中国地产市场的二十余年时间里,除了出现间歇性的抽搐,厦门房价已从当初的不到2000元/平方,一路冲到了现在的3万/平方。  6、遗憾 在搏击中国地产市场的二十年余间,只有厦门金尚路上的大洋雅苑项目成为许国锋的一块心病。 大洋雅苑最早是厦门一家上市公司的在建项目,2007年,上市公司谋求转型急寻买家,许国锋经人引荐,中途插队与另一个合作伙伴受让了这个项目。 合作受让后许国锋才发现,合作伙伴的投资资金其实多数是东挪西借筹来的,尽管如此,这个合作伙伴依然耐不住寂寞,四处投资。当时的整个中国楼市如日中天,本希望能在这个项目狠狠赚上一笔的许国锋,没想到自从接了这个项目后就像接了个烫手山芋,没有宁日,合作伙伴的债权人不时上门逼债,施工受阻,工程数度停工。 无奈之下,许国锋选择了合法退出,撤回了本金,尽管这个项目当时卖得不错,账面上有相当数量的浮盈,但由于合作伙伴私自挪用,整个项目的流动资金都受到了严重影响,许国锋接手两年多,到离开时没有得到分文回报。 但买了这个项目的业主们全然不管许国锋的退出是不是合法,他们就认准,许国锋曾是其中的开发股东之一,这个项目之所以烂尾,是因为这个项目的售楼款被许国锋挪作其他项目之用了。 “从法律上,当时我在这个项目上是没有任何责任的,也是一个受害者,但站在业主的角度,他们也很无辜。有的业主是辛辛苦苦积攒了大半辈子才凑齐了买一套房子的钱,现在因为开发商的问题,眼看好梦成空了,怎么能不焦急。”换位思考,许国锋对业主们多了几分理解。 许国锋说,出于一种责任,也作为企业反馈社会的一种方式,垫付了近3000万后,项目最终向业主们交了房。 直到今日,许国锋当时垫付的资金依然是一笔坏账。不过,他并不后悔曾经做过这么一件事,他想起了湖北籍富豪回乡给村民建别墅的事迹,他也经常捐资助学。今天看来,这种形式虽是当时形势所逼,但受惠的一方更加实在,受益的是整个家庭。 已近五年,这笔垫资还挂在账上。 事后,许国锋听说了一件事,大洋雅苑的业主们本来准备了四面锦旗,其中有一面就是要送给他的,但后来又不了了之了。 “这无所谓。”在业主们拿到钥匙后,许国锋已经无比轻松,此时此刻,没有任何褒奖能胜过心里上的那份坦然。 再次激流勇退的许国锋,把“电商谷”视为收山之作。他给“电商谷”确定了四条招商主线:一“互联网+”,“互联网+实体产业”趋势不可逆转;二是是孵化基地,它有别于众创空间,只录取有市场的小树,不播种子;三是股权投资,把可能种成参天大树的项目引到园区来,假以时日,辅成气候;四是高大上的办公区。 许国锋坚信,他的“电商谷”突出优势在于资金扶持和技术辅导力度,只要是好的项目,他会不惜资金和精力,因为他现在不缺钱,不焦急变现,可以慢慢养。 转载注明出处:上海EMBA www.shxmuemba.com 
厦门大学EMBA官网
厦门大学管理学院EMBA江浙沪教学中心官网    版权所有Copyright@2007-2011 地址:上海市徐汇区浦北路7号中星城2002-2004    报名电话:400-000-2486    沪ICP备08006536